手机阅读本书

与大佬成婚后全仙门都爱我

晚星雀 21万字 16人读过 连载

与大佬成婚后全仙门都爱我[全仙门都爱我,我只爱老攻 已肥可宰!周五周六周日双更!]林霈尘穿成了一本修真小说里与他同名的炮灰男配。为躲避嫁给渣攻的命运,他阴差阳错嫁给了原书里爱慕主角的美人师尊,江浸月。江浸月作为修真界的武力值天花板,境界最高,脾气最差,是江氏里辈分最高的师祖大人。闭关沉睡半年之久,不懂情爱,一颗朽木之心。人人都嘲林霈尘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其实不过是变相守活寡。成婚后。江浸月嘴毒无情时,林霈尘前任未婚夫小青峰少主,曾经的海王,江喧舟,如今一心一意,卑微求婚,“你看师祖有何好,我心疼你挨骂,不如来我怀里。”林霈尘冷酷拒绝,“好马不吃回头草。”江浸月宛若神祗,不染尘埃。可紫相峰修无情道的小峰主,江闻雪,甚至愿摒弃无情道,为林霈尘改心问情,“我愿为你改变,而他呢?”林霈尘表情严肃,“拒绝捧一踩一。”江浸月不体贴时,魔域尊主,楚停,假扮灵宠接近林霈尘,斩断一小截狼尾,逼着林霈尘做剑穗,“他不哄你,我来哄。”甚至原书主角受,萧意珩,愿折下心头羽翼赠予他,只为带他直飞九重天。却全都被林霈尘一一拒绝。众人不懂林霈尘为何会抱着江浸月这样一个喜怒无边,倘若没有心的怪物不撒手,直到有人看到那一向冷面绝情的师尊大人抱着林霈尘愿意让他揪尾巴,只为他不再生气。看到那似乎情感缺失的师祖大人用龙尾紧紧勾住林霈尘,情绪极致克制:“来,叫声夫君来听听。”看到尊如神祗的师祖像受伤小狗挽留林霈尘,“只准看我一个,只准喜欢我一个,下辈子还嫁给我好不好?他是不是碰你手了,我去剁了。”这时众人才明白。果然还是师祖香!!师祖精分小剧场:当江浸月发现林霈尘每日脖子总会新添吻痕,似乎还在研究安胎良药。又时不时往外跑,深夜才归。直到他偷偷用留影蝶记录下林霈尘的罪过。发现那昔日里他浓墨作画,绝不许弄乱的桌案上,一人压着他心爱的家妻,咬着后颈,红着眼睛问他:你道侣真当不如我厉害?该死,这个压着他家妻的人,和他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食用指南:1:本文男女皆可生子,但是无痛生子,类似于灵胎培养。2:修罗场,受是万人迷属性。3:狗血,沙雕。4:攻没醒来之前切片。5:攻受双洁。封面人设是受~预收文:《我和渣攻的死对头he了》阮姝死在二十五岁,谢嘉言另娶新欢的那天。爱慕了十三年的人利用了他一腔爱意,骗走了他的全部家产。婚后的谢嘉言囚禁他,侮辱他,逼他用美色去笼络资方大佬。他不甘受辱,在谢嘉言新婚那天结束生命。或许是上天眷顾,阮姝重生了。重生在他十八岁那一年,爷爷去世,阮家树倒猢狲散,堂哥表舅如狼似虎,想要吞并遗产。谢嘉言自以为如同救世主一般,在爷爷葬礼上为他撑起一把伞:“小姝,以后我就是你的伞。”  阮姝只言:“滚,不需要。”  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多,但他知道,没有一个是真心为爷爷祷念。  钟律撑着把黑伞,与冒失躲雨的阮姝相撞。钟律露出半张容颜,阮姝一下认出,对方是高中时代与他表过白的学长,是谢嘉言生意上的死对头,也是将来南洲地区最大执权者——钟律。  阮姝跌落在泥泞里,红着眼对钟律说:“脚痛起不来。”钟律伸手:“我抱你。”阮姝一次次制造与钟律的偶遇。  宴会上,故意醉酒,穿着他的外套,被他送回家中。下大雨,故意留宿在他家。餐厅里,故意搞砸他的相亲。钟律问:你是不是喜欢我?阮姝摇头:我不喜欢你,但是我想和你结婚。“婚后,你替我赶走阮家的牛鬼蛇蚁,阮家的资源随你运用。”  钟律揣着一颗真心:好。谢嘉言不明白,阮姝为何突然变心,喜欢上了钟家不受宠的三公子,那个一穷二白的稀土研究员。当他看着在钟律呵护下,如钻石般发光的际姝,他后悔了。   五年后,阮姝成为娱乐圈炙手可热的金牌国风唱作人,年年金曲不断。一曲《赎光师》荣获“金词奖”。领奖时,颁奖人问:“听说,这首词曲的初衷是送给你的同□□人。”  “钟律,这首歌是我二十岁与你成婚那一年写下的歌。我是孤舟,你是容我停泊的岛屿。你是我黑暗里唯一救赎我的光。”  钟律当夜的微博也上了热搜:阮姝+宝贝,你也是我的光。  清冷蛇蝎心肠受受x穿上白大褂就是一丝不苟的禁欲研究员,穿上正装就是恣扬黑心爹系疯批bking攻。双洁,先婚后爱。《师妹》「双向火葬场,苍天绕过谁+但he」谢寂是位少年天才,十七岁便入须鱼境,剑法惊绝仙宗,是清雨山山主座下的首席弟子。人绝美,脾气绝差。即便是同门的师兄弟,无事时都不敢近他身前三尺。直至山下来了位师父新收的小师妹。小师妹如同明媚春光,活泼娇俏,做得一手的好菜。像谢寂这样寡言的人,都免不得开口夸赞几次。小师妹喜欢画符,清雨山上下最精通符术之人便是谢寂。小师妹脸皮厚,日日缠着谢寂教他画符。小师妹不管风吹雨雪,每日晨时准点上山,为他做好三餐。她言:做到这个份上,只为学习画符。小师妹为他洗手作羹汤,小师妹陪他挑灯练剑,小师妹为他挡去妖族刺来的暗箭,小师妹为他疗伤,只身前往妖界的枯月山为他寻得妙药。朝夕相处七年,谢寂枯木逢花,决心向小师妹表白。清雨山顶,星月漫天,谢寂不敌酒意,和小师妹“共度良宵”。第二日,小师妹拔剑无情,扔掉他送的花,掰断他亲手做的木簪:“我只是短暂的爱了你一下。”谢寂一心斩断清雨山三千桃花,唯独斩不断自己的思念。从此,清雨山再无小师妹。五年后,谢寂去锦官城捉妖,“厄”字级的大妖是条千年九尾狐。追赶妖狐时,在那虚幻桃林间,他见到一位清隽无双的少年郎,左手拈花,右手画符,他笑起来,与他心里的小师妹,九分相像,就连那眼尾的红痣,同样让他心尖发酸。他的剑下从不走生魂,可这一次,却在少年郎的耻笑下,只斩断他半截狐尾。午夜梦回时,他鬼使神差地握着那半截狐尾,想起少年郎耻笑他的话:“仙师是第一次捉妖?为何会脸红……不,是眼红。”几次交锋,谢寂愈发确定,那少年郎便是他的“小师妹”,三年前,在下面那个是他!一失足成千古恨,他放不下他的“小师妹”,即便小师妹不是小师妹,小师妹是妖族之主,宁欢。宁欢言:“当年不过是贪玩,扮成你们修道之人上山,玩出一桩风月事,你还真信了?七年又如何,一场梦罢了。”谢寂头喜欢清雨山为他摘花酿酒的小师妹,也爱青玉殿为他的煎雪煮茶的宁欢。宁欢高兴时,多爱他几分。厌恶时,也要把他的尊严踏入尘泥里。慢慢的,就连半分怜惜都不再。谢寂发疯,以为他们之间的不合适只因“身份不同”。他辞去山主之位,不再做镇守人间的天师。一路寻到妖族的地界。却被妖族布阵围剿,还剩一口气时,宁欢带着他所谓的“白月光”出现。谢寂来的不是时候,是他大婚的日子。宁欢穿着婚服,请他喝杯喜酒。与宁欢成婚……这是谢寂心底最温柔的痴愿。望着那一片刺眼的红,谢寂卑微到烂泥里:“我愿意等你。”宁欢将谢寂一剑穿心:“滚回你的清雨山,此生此世都不要再相见了。”转入魔道的谢寂,在间茶馆里听到这样一个故事。故事大约讲了神愉宗前任宗主与一只小狐妖的风流韵事。宗主年少时游历人间,竟与一只小狐妖相爱。小狐妖为了配得上他的身份,一心要上昆仑天池夕髓换骨……结果神愉宗宗主对他只把这段感情当作露水姻缘。利用他得知狐族的藏身之地,不光屠了他满族,还剥下他亲哥哥的皮,为新娶的夫人做了件披风。小狐妖死之前,紧紧握着宗主当年调情时送与他的信物:桃花状的天灵玉,世间仅此一块,刻着字:欢。谢寂看向腰间,那是他出生时便带的玉,上面有一字:欢。排雷:这是一个渣(贱)攻贱(渣)受,互相折磨,互相祸害报复的故事。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他降临

更新时间:2023-02-25 03:20

积分规则 留言反馈

《与大佬成婚后全仙门都爱我》最新章节

他降临
他摆烂
吸血精
他醒了?
偷灵体
你哭了
回家了
幻阵舞
血月现
春奚城*启
下山
闻雪
查看全部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