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本书

元后

倾颓流年 16万字 16人读过 连载

元后【球球不要养肥qaq,榨干阿颓吧~】【预收《雉朝飞》《贬妻为妾》文案最最下方完结文:《夫人当替身后每天只想躺平》】本文:★古早狗血追妻火葬场+男二上位★★雷点已经在文案和下面几条里了,婉拒只看了文案和开头就开始贷款排雷!防盗70,24小时★皇帝非c,上位的男二c,女主非c(均物理意义上);  ——本文文案——  容絮絮和元铉做了一辈子清贫夫妻,约定下三生姻缘。奈何贫贱夫妻百事俱哀,乱世之中,小命实难长久。  元铉病死前夕,形容苍白形销骨立,只眼下一点泪痣兀显殷红,紧攥妻子之手:“今生清贫无以报卿,来世望你能投在大富大贵人家,尽享人间荣华。”  相隔不到两年,容絮絮因病香消,怀着心中一许执念投进轮回。一碗孟婆汤后,奋尽全力却只记住了极其模糊的元铉的容貌。  ——  容絮絮这辈子是权倾朝野的大将军嫡长女,果真大富大贵享尽人间荣华,与元铉临终所言分字不差。然而,她生来便有个模模糊糊的执念,便是找到这一世的元铉,与他再续前缘。  她几乎要把大衡朝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元铉;直到十三岁那年,她在御园偶然邂逅了十五岁的三皇子扶熙。  三皇子俊美无俦,眉眼若画,除却眼下没有那点殷红泪痣,其他种种,与她浮忆之中元铉那模糊形貌全都一一相适,包括他长她两岁,正与上辈子元铉先她两年而死彼此对应。  ——  她嫁与他,为他铲除异己,肃清前路。    敬陵帝扶熙册立元后的当日,册封典礼上,他波澜不惊地注视她:“往后,你就是六宫之主。”    哪知此后,宫闱深深,参商不见。  容絮絮不知他心尖尖上已有旁人,以为他不过是忘记了往事,只要对他好,他就会像上辈子那样喜欢自己。  直到她看到他与西宫贵妃出双入对。  那时,她大约还想要得到他,所以她妄图置那个女子于死地——殊不知她高估了自己——帝座之上的敬陵帝冷眼看她,薄唇轻启:“把这个罪妇拖出去。”  元后被废,她被软禁在幽僻宫中不知年月,连同她两世的执念也都一一破碎。  高烧不退,她躺在床上对着床帷,泪流到干后,发了半晌的呆。她想,她这辈子大约爱错了人。    迷迷糊糊里,她却仿佛听到有人轻唤她的名字:“絮絮。……”嗓音温柔,一如前世,令她恍然。有谁温和吻上她眼角泪痕,低语:“絮絮,我找到你了。”  逆光之中,那人揭下面具,她在似梦非梦里,望到他眼下泪痣如血殷红。☆阅读指南:  1有部分篇幅是皇帝和絮絮的纠葛,虐恋情深,轻微宫斗,还会有亲热戏份,女主前期有些恋爱脑,后续会有成长;对贵妃下手有综合原因在,不止感情原因。每个人物都不算完美人设。 ★各位看官去留随意,弃文无需告知。  2作者是个玻璃心,骂狗皇帝随意,骂女儿轻一点呜呜(还有不要骂作者啦呜呜)  3有皇帝的追妻火葬场,追妻失败  4元铉才是絮絮的真爱,倒霉孩子找错人了,【男二上位】的意思是,此世中元铉踹掉狗皇帝上位了(物理意义上的上位),看官也可理解为【男二(狗皇帝)下位】【男主(元铉)上位】。 5标签上的悲剧指行文风格,结局和元铉he封面鸣谢-【天边的鱼】噜小鱼,【疏楼曲】星辰墨夜——预收文案1《贬妻为妾》1当朝宰辅嫡女凤玄颖心仪大周战神定北王君子瑾多年。君子瑾生得俊美漂亮,阴鸷魅惑,王府姬妾无数,更是秦楼楚馆常客。世人尽知大周战神所向披靡之功绩,风流倜傥之秉性,但鲜有人知,君子瑾身患煞血之症,病发时必须以至纯至阴之血为药引服药镇煞。凤玄颖恰是个至纯至阴之人。是以,在她十七岁时,一道圣旨,帝王为二人赐婚。凤玄颖嫁给了心仪多年的男子,以为能等到琴瑟和鸣的日子,但在洞房花烛夜,他修长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冷笑着告诉她:凤玄颖,乖乖做你的药引,别痴心妄想。那一夜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她低调过活,掩盖锋芒,只希冀有了这王府第一个孩子,便能得他另眼相看。四个月后的半夜里,带有凌风不可挡之势的他们踏入她的小院。君子瑾优雅落座,淡淡抿了口茶,嘴角一钩讽刺的笑,望着她,下了一道命令。凤玄颖愣愣地想,她一心想要他好好活着,可他只想她去死。孩子没有了,王妃魂归离恨天。2借魂还阳归来,她费尽心机从定北王的红颜知己到定北王的姬妾,再从定北王的姬妾到他的心头肉。终于一日,她在他拥她入眠的一夜,上弦月皎皎入窗,她端详着微醺半醉后男人漂亮安静的眉眼,静了半晌,抽出锋利匕首,刺进他的心头。男人睁开那双漂亮锋利的眸子,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与沉沉伤痛。——君子瑾,姑奶奶不伺候了,姑奶奶要你血债血偿。1sc,不he2虐文——预收文案2《雉朝飞》裴稚陵难产死于元光帝三年的初冬,到死也不过是个妃位。过奈何桥时,她回头竟望见了追来阴曹地府的元光帝即墨浔。被十数名鬼差强按在忘川河那一岸的元光帝即墨浔疯了一样撕心裂肺吼着叫她不要喝孟婆汤。但她恍若未闻,从容端过孟婆手里的碗,仰头喝得干干净净,一点儿渣子都不剩,与他死生长绝。这一世淡似流水,微微苦涩,令她毫无眷恋。——帝自元光三年得太子后遣散后宫,后位总共空悬一十七年。无数贵女垂涎,却等得黄花都瘦,也不见后位花落谁家,众人便都觉得皇帝这颗铁树大抵不会开花了。眼见太子即墨煌渐长,纷纷将主意打到了太子妃的位子上。元光帝久居宫闱,深居简出。长公主受人所托办了个赏花小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劝得她的皇帝弟弟届时带上太子侄儿赏脸过园。宴上,长公主见到了一个姑娘,薛首辅大人家千娇万宠的独生女儿,据说,已与太尉公子订了亲的薛大小姐。她心底惊讶之余,望向自己的皇帝弟弟。即墨浔贯如秋霜冻雪的神情随着那女孩儿一颦一笑而渐若冰雪崩松,嗓音哑浊低声难辨:“稚陵。”薛稚陵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出毛病了,她居然听到身前这个十四岁的太子殿下眼眶通红,唤她——“母后。”——阅读指南:1关于年龄:第一世女主死时17,男主18,投胎回来第二世女主14,男主322女主男主第一次do都是c,男主初期有后宫会宠幸,女主死时解散后宫开始守寡当鳏夫;女主第二世先嫁别人,有强取豪夺,非c。3两世都会写,细水长流。——预收文案3《诱服世子后我想跑路》容洒,小字漱漱。容洒前世是朵小白花。作为齐国公府的嫡出大小姐,竟被后娘陷害,一道圣旨将她赐婚给了半只脚迈进棺材的老襄侯冲喜。容洒抗旨出逃,以失败告终,沦为侍妾。老侯爷缠绵病榻魂归离恨,她一条白绫被人强迫殉了葬。——再一睁眼,容洒发现自己重生回要被抬进侯府的那个晚上。三更半夜,她端着邛窑洒蓝盏斟了一杯酒,微移莲步走到那个男人的跟前,只见那个男人凤眼微眯。她早已打听清楚了,这个在园中独饮的男人,素有年少拔萃谋略深沉之名,正是襄侯世子——祁蓝祁允青。 容漱漱忖度侯府既是他来做主,那么殉葬一事,须得求一求他。她心里想得极美,待诱服了祁蓝,得他允诺免于一死后,便逃之夭夭远离京城,投奔她外祖家青梅竹马的表兄。 酒水洒了他蓝袍角一片如水潋滟,她抓着他袍子,故作瑟瑟发抖的模样,一边手抖一边结结巴巴说:“袍子湿湿湿了,妾给世子换换换一身。”男人轻笑一声,月色极亮,照上他眼睫,他慢条斯理地抬手抚上她下巴尖,她听见他似醉非醉,低低呢喃:“你叫……?”她柔软双手立即合住男人的那只手,眼眸晶亮:“芭蕉漱漱连夜雨,容漱漱。”男人眼里却蓦然闪过一线意味不明的光:“原来是……”——前卫国邛窑以洒蓝釉出名,前卫颠覆以后,传世的洒蓝盏统共不过五件。其中四件在爱极了洒蓝色的襄侯世子祁蓝手里,最后一件,祁蓝遍寻茫茫尘海,亦不知其所踪。——阅读指南:11v1,sc双洁,he2细水长流——完结文《夫人当替身后每天只想躺平》:白切黑心机君上x呆萌美貌小咸鱼妖妃(1v1,sc)  1晋国王室衰微,朝中世家专权,以杨郡薄家势力最为煊赫。举国来贺之日,众人口中温和端方、才华冠世的君上,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抢了薄家一个表姑娘进宫做了如夫人,赐号凝光。她爱吃松鼠鱼,君上为她找厨子;她遭人污蔑,君上为她跟天子使臣翻脸;她替自家表哥说话,君上便为她把位高权重的骠骑大将军赶回老家种田;……一时间,晋国人人皆知,当朝妖妃得宠,薄家权势滔天。多年后,晋王姬昼平内乱、正朝纲、清逆党、诛叛贼,昔日横行霸道的薄家上下几百口人跪在麟化殿四十九级白玉阶下待罪,即将满门抄斩,包括那位坊间传闻里专宠数年的凝光夫人叶琬。她仰起头遥望阶上青年白衣如孝,轻轻问他:“陛下不是说,不会不要我的么?”四十九级汉白玉石阶之上,青年的嗓音被风吹得支离破碎,可她还是听见了。“叶琬,你怎么这么笨?这样的话,你也敢信。”  2叶琬是晋国百年世家杨郡薄家的表姑娘,靠着自己长得和晋王姬昼的那个死去心上人很像,做了他的如夫人。  虽然很有红颜祸水的本钱,却只想当条咸鱼。  她没有别的梦想,只想长命百岁。  兜兜转转,她又遇上了那个人,先庄王长公子、如今的晋国国君姬昼。  他是她命中注定的劫谴,她是上天降给他的克难。  她毕生的三段梦想都因他而破碎,恩报纠葛,斩不断理还乱。    “如果有得选,我宁可喝下忘情水,把你忘得一干二净。如果能够重来,我当年不会信你说娶我为妻的鬼话。……如果能够重来。”  她只是他成就江山大业的棋子,这须臾近十年的恩情爱恋,不过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南窗(六)

更新时间:2023-02-17 20:28

积分规则 留言反馈

《元后》最新章节

南窗(六)
南窗(五)
南窗(四)
南窗(三)
南窗(二)
南窗(一)
上元(五)
上元(四)
上元(三)
上元(二)
上元(一)
绿玉(五)
查看全部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