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本书

刺玫难驯

见星帘 13万字 17人读过 连载

刺玫难驯预收《婚婚欲睡》《不逾[先婚后爱]》求收藏。--本文文案--江北城上流圈子中,傅西庭是出了名的难招惹。富家子弟在各类宴会向来备受追捧,唯独傅西庭所在十米内不见女色,有人断言他年轻时爱玩伤了身。直到某天老爷子大寿。席间觥筹交错,傅西庭神色阴冷,目光丝毫不掩饰的落在对面的红裙美人身上。而堪堪遮挡的桌布下。美人赤脚踩着傅西庭的西裤,视线碰撞,她格外暧昧地眨了眨右眼。---姜疏宁初见傅西庭,是在宴会厅的走廊内。都说他不近女色,姜疏宁却大着胆摔进男人怀里:“我今晚能留下吗?”朋友皆知傅西庭养了只金丝雀,爱她宠她骄纵她,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给她。可姜疏宁不知好歹,摆了傅西庭一道后迅速抽身。几年后再遇见,傅西庭仍旧薄情寡义,两人擦肩而过时,姜疏宁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女香。当晚,姜疏宁被按在沙发上,傅西庭的脸隐入黑暗,掐着她的下颌:“跑这么久,还不是又回到了我手上。”姜疏宁挣扎:“滚开!”傅西庭抚过她的唇:“乖一点,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吃点苦头。”再后来,姜疏宁算计傅西庭的隐晦过往被爆出。傅西庭最好面子,眼看要生风浪,一时圈里人人自危,纷纷猜忌姜疏宁下次出现会是何等模样。然而他们等啊等,却等来了傅西庭的盛大求婚。以及豪车前站着的男人,扣住姜疏宁的后颈温情脉脉,低声絮语的视频。---姜疏宁吃硬不吃软的毛病,分手后傅西庭才发现。从前她只是哼一声,傅西庭都要反思自身。如今姜疏宁哪怕是红了眼,他也只会一边缓下神色,一边恶劣道:“我看你就是欠收拾。”-我所有的隐晦心事,都与你有关-任你多难驯,不还是为我折了腰男女主非完美人设年龄差七岁---接档《婚婚欲睡》- 病弱大老板x娇气小公主1钟家世代书香,同堂三世全是男丁,到孙辈才得了钟向窈一个姑娘,养的格外娇气,容貌更是一等一的出挑。因为被保护的太好,网上很难打听到她的消息。直到她陪发小试镜被偷拍。钟向窈一袭嫩绿长裙衬的身段纤细,侧头时露出高挺的鼻梁,面前伸了半截缀着颗黑痣的手。收获大片颜粉的同时,更多人好奇那只手的主人。可谁知扒着扒着,扒到了谢家那位的身上。2谢则凛作为商界翘楚的现任家主,虽行事低调但手段狠辣,清心寡欲多年,出门在外从不让女人近身。几年前横遭意外,他的性子变得愈发乖戾。钟谢多年世交,两人更有几代相传的娃娃亲。近期传言两家联姻将近,钟家却要以谢则凛身体为由而退婚,消息一经发酵,圈内顿时风声鹤唳。好友惋惜:“何必吊死一棵树。”谁知不久后,谢氏集团周年酒会。休息室门半掩,好友刚寻到门口,就听里面传出女人的哽咽抱怨,而向来冷硬的谢则凛轻哄着:“囡囡乖,不哭了。”好友:?!---再后来,某高定时装秀邀请钟向窈,各路网红闻声而来,开启直播准备抢占绝佳流量。可左等右等,始终没能等来人。直到午夜时分,一则小视频悄悄爬上热搜。视频里,谢则凛单膝跪地,骨节分明的手指托着钟向窈的脚,温柔又无奈地揉捏她的小腿。两人一站一跪四目相对。钟向窈哼唧指挥他:“揉轻点儿,我疼。”谢则凛腕口的黑痣若隐若现,性感的要命,他低声笑起纵容道:“遵命,祖宗。”全网哗然。当晚,一如老板本人高冷的官方号下场转发:“嘘~磕的太大声啦,老板让你们安静点,他继续去哄人了。”---预收《不逾[先婚后爱]》1唐幼颐与商柏谦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圈里莫名传起他们其实爱得死去活来。只是长辈不松口,无法跨域鸿沟在一起。作为当事人,唐幼颐曾数次否认这谣言。直到一次意外,两人被迫领证结婚。因为婚前意外事故,唐幼颐始终认为商柏谦心机深沉,甚至连谣言都是他一力传播。于是婚后唐幼颐秉持井水不犯河水。某次受邀国外展会,有人问及感情生活。唐幼颐笑的明眸皓齿,正要回答,却不经意间撞上同样来参加会议的商柏谦的视线。二人颇为默契地移开眼。唐幼颐:“我丧夫。”商柏谦:“我单身。”2商柏谦作为商家排四的幼子,打小被宠的无法无天,直到年岁渐长才变得沉稳。商唐联姻纯属意外。商柏谦知道唐家小姑娘,漂亮的跟朵花儿似的,次次都能压江北那群千金一头,唯独性子任性不好惹。身边朋友纷纷打赌,等新鲜感一过,商柏谦肯定比唐幼颐闹得还离谱。谁知后来每回组局,一到九点他就准时退场,问起缘由更是支支吾吾。直到这天谈完并购案。倾盆大雨将他们堵在会所,商柏谦神色焦灼,频频拨打无人接听的号码。朋友打趣,商柏谦翻脸:“我老婆在家等我呢。”几人冒雨送人回家,密码锁刚打开,只听见旋转楼梯处传来赤足奔跑声。那人撞进商柏谦怀里:“你怎么才来。”3很多人爱唐幼颐,可时效短的可怜。直到被商柏谦爱上的这年,她才知道,原来真的能有人爱她好多年。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刺玫

更新时间:2023-02-15 00:36

积分规则 留言反馈

《刺玫难驯》最新章节

刺玫
刺玫
刺玫
刺玫
刺玫
刺玫
刺玫
刺玫
刺玫
刺玫
刺玫
刺玫
查看全部章节 ↓